看看香港这些极端的暴徒们,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内地会怎样?

香港的示威者走向了各种极端,他们袭击警察,羞辱国旗,攻击爱国爱港者,蔑视法律的各种规定,而这一切得到了美国和一些西方势力的公开支持。试想一下,如果这一切发生在中国内地,又会是什么情形?

我真的不认为大一统的中国玩得了这种极端的东西,香港这座城市已经被折腾得很难受了,若允许发生这一切的制度在中国大陆上施行,这个国家很可能再次走向历史上最黑暗时期的大混乱甚至崩溃。

世界上有一种相当强大的力量想推着中国朝着失序的方向走,抵制那种力量,不给或者减少它们向中国社会搞渗透的机会是中国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长期任务。当初我们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并且这个国家因此而走向了繁荣富强,我们就需承受它所对应的那些代价,决不可患得患失。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有能力驾驭与美国以及部分西方势力的这场旷日持久的矛盾乃至冲突,既不被它们压垮,自我放弃,也不陷入耽溺于这种冲突,搞凡是它们拥护的我们就反对,凡是它们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坚决以中国全面发展的利益为中心,不把上述斗争作为主线,在每一项工作中都准确做出对中国社会最为有利的权衡,让我们的事业既不迷航,又准确有度,这或许是对中国社会真正的考验。

中国要稳健发展,政治上不被西方忽悠了是个大前提。在此基础上,我们自信地释放社会的内在活力,不让对渗透的防范影响这种释放,而且要做到中国的发展动能持续保持不输于其他社会的高位,这说起来就是一个原则,但在实践中它是极其复杂的平衡,保持它的最佳状态殊为不易。

看看周围的世界,有的轻易就被西方意识形态俘虏了,酿成代价极高的颜色革命。香港已经是西式体制了,但那里的一些人又被朝着极端的方向继续带偏了。还有一些社会,它们陷入与美国或者西方全面而尖锐的对抗,导致了内部意识形态的高度激进和僵化,它们从不同方向为我们提供了教训。

新中国的70年可谓波澜起伏,然而把它作为一个整体来看,这70年的中国一步一个脚印,走了一条实事求是的稳健路线。我们长期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即使面对美国这么大的战略压力,也没有乱了阵脚,既不无原则妥协,也没有走向激烈的战略冲动,这不能不说非常难能可贵。

我们应坚决地把稳健道路走下去,当前尤其要防止在美国的高压下出现斗争对社会生活有可能产生的连带压缩性影响,对社会活力造成削弱。美方显然就掉入了这样的影响,美国社会对中国这个最大新兴经济体的开放正在萎缩,反华思潮在演变成大量非理性的表现,伤害到美国的发展机制,很多该做的生意做不了,连一些孔子学院都被当成了中国渗透的触角,冷战思维不断膨胀。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比美国更加理性,我们面向未来就会有同等程度的更多主动性。

70年走到今天,新中国成就了一场最大胆、最富想象力的创作者都不敢编篡的历史性巨变。中国社会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人类发展最承重、也最富挑战的主战场,中国的路走通了,人类就完成了一次伟大的革命。也正因如此,西方各个小社会过去几百年的成就提供了有价值的启示,但用它们来启动、支持中国这个人类最大社会的现代化进程,毕竟属于小马达推动一艘大驳船。中国现代化必须有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外部世界的一些力量有些自以为是,但中国越强大,我们越没有真正的敌人。大概也只有中国社会能够八面来风,处理这么复杂的内外种种关系,把种种力量最终变成中国前进的合力,而非总的阻力。